新闻资讯
鹅苗
鹅苗
鹅苗
banner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白鹅画会与业余美术教育
发布者:匈牙利赌场 点击: 发布时间:2020-07-07 15:26

  今年8月刊登了《海上画室,杳然一梦何处寻 》专稿,介绍了上海历史上由私人开办画室进行美术教育的情况。其中之一是陈秋草先生创办的白鹅画会。回顾陈秋草(1906-1988)先生的艺术人生,他的社会角色可归纳为有抱负有理想的教育家、积极进步的社会活动家、富有创意的画家。他最大的业绩之一是业余美术教育。

  1922年,陈秋草从上海美专肄业,先后就职于上海明星影业公司,作字幕装饰,和某大理石厂,作造型设计。看来当时就业比文凭更实惠,至少社会上对文凭还没有那么看重。三年后,即1925年, 19岁的他做出了人生第一次重要的选择——倾其家资,与潘思同、方雪鸪、都雪鸥等好友创办“白鹅画会”(又称“白鹅西画研究所”,后改名为白鹅绘画补习学校,白鹅,可能取其纯洁可爱的象征意义)。“白鹅画会”是个私人承办的业余美术教学研究机构。

  1912年,民国元年,蔡元培担任教育部总长,在他主持下,教育部除普通教育司和专门教育司之外,还特设社会教育司,其目的正如蔡元培在《自写年谱》、《口述传略》(上)中所说的,是“为提倡补习教育、民众教育起见”。1912年1月30日,蔡元培担任教育部总长不久,就由教育部通电各省都督,促其抓住有利时机推行社会教育,电文做出了具体的战略安排:“社会教育,亦为今日急务,入手之方,宜先注重宣讲……至宣讲标准,大致应专注此次革新之事实,共和国民之权利、义务及尚武、实业诸端,而尤注重于公民之道德。当此改革之初,人心奋发,感受较易。即希贵府迅予查照施行。” 作为教育部社会教育司科长的鲁迅具体负责其事,主持业余美术教育,1913年他的“拟播布美术意见书”就是其施政纲领。虽说蔡元培任期很短,但他开创的政策得到延续。1927年民国政府取消教育部,设立大学院作,为全国最高学术教育行政机关,蔡元培任院长。在蔡元培主持大学院期间,1928年5月15日至28日,南京召开了全国教育会议,在28日发表的宣言中,议案摘要第三条社会教育,再次强调民众补习教育。 可见旨在提高在职人员技能和应对社会急需人才的业余教育是当务之急。

  当时,社会对绘画人才的需要激增,绘画技能好比今天的电脑技术那样能大大提高就业的竞争力。大约19世纪50年代,上海已开始有照相馆,摄影术的引进促进了图像事业的发展,据1905年刊行的《绘画游历上海杂记》提到,当时上海照相馆不下十余家。 照相馆(布景)、剧场(舞台背景)、电影公司(海报,电影字幕,卡通)、企业广告部门(招贴,月份牌)、商场(橱窗,广告)、出版社(书籍装帧,插图)、报刊(插图)等都急需画画人,因此各种绘画技术,就如今天的电脑技术那样,成为重要的谋生手段。随着私人办学之风炽盛,各种学习班也如雨后春笋纷纷出现,招生广告充斥新闻报纸,办学方式各式各样,应有尽有。当时,在西方化的情境下,“西学”和“新学”、“科学”几乎是同义词,都指向现代化,美术学校或学习班大多按照西方模式办学,传授所谓“最新西法绘像术”, “专授各国新法油画、油像及背景画”, 西洋绘画自然也被视为西学的组成部分,因此,学习西洋美术成为一种时尚。蔡元培提倡美育和美术,强调社会美术教育,就是基于上述两方面的原因。到了民初时期,上海等大商埠绘画人才奇缺,广告事业、照相馆、剧院、出版社、电影公司等都急需有绘画才能的雇员。由于正规美术学校培养美术人才的周期较长,难以应付一时之需,于是业余美术教育应时而生。

  早在1909年,上海商务印书馆开始招收“技术生”,显然为的是满足图书编辑中对插图绘画和装帧设计的需要。再有,1909年,周湘设立“上海油画院布景传习所”,1910年,创设“图画速成科”以及“中西图画函授学堂”,利用暑假余暇给在业或求职人士传授最新西法绘画术,学习照相馆、舞台的布景画法,都带有业余性质和谋生的实际目的。 他热衷办校办班和后来与刘海粟等辈的争执,都说明社会需求的迫切和办学行业之间的激烈竞争。周湘、刘海粟等办起的各种美术学校,尤其是各种速成、函授、补习性质的教学模式,迎合社会发展的需要。 可以说陈秋草先生敏锐地看准了时机,“白鹅画会”的成立,顺应了时势,抓住了机遇。

  “白鹅画会”多招收在职或求职的学员,利用业余时间授课,其办学宗旨是给成人充电,具有业余教育性质,属于社会美术教育,满足了社会上为了提升竞争力学习美术的急切需要。具有战略眼光的秋草自然成为“白鹅”的领袖,他办学不单纯以商家赢利为目的,而是有较高的理想追求。他谈到“白鹅画会”的抱负时说,“艺术之可贵,不在以虚伪恶俗的描写取媚于人,亦不在以滥作怪异的表现取巧于时,更不在附利趋势自卖价值的侥幸作为取耀于世;它自有其伟大独特之精神,坚贞热烈的怀抱,以与世人相见,使人笑乐悲啼,均忘其所以,而入其肉体于渺茫虚无之精,不觉生命之与同化……在我们草创白鹅西画研究所时,有个共同的信条:即我们决不趋附环境,只是尊重自己;自然予我以存则存,予我以没则没。”

  “白鹅画会”具有明显的职业培训特点,带有研究班性质,其学员有时称为研究员, 教学上采用现代学校的方法,加上教师和学员实际上都是年龄相仿的同道,所以规范的训练和师生之间友好切磋,赢得了良好的信誉。“白鹅”学员前后有两三千人,影响波及南洋。当代知名美术家江丰、程及、刘汝醴、费新我、沈之瑜等都先后在“白鹅”深造过。

  不幸,由于日军入侵,“一·二八”、“九一八”的炮火两次毁掉秋草的学校,1938年8月白鹅绘画补习学校被迫停办。1945年,抗战胜利后,他又重操旧业,购置石膏像的教学道具,创设“劲草社”,辅导业余绘画学者。1950年,秋草在参加大量社会活动的同时,办学念头又从心底萌发,经上海市文化局批准,“新中国美术研究所”成立,向社会公开招生。这次办学是“白鹅”教学思想的延续。从这里毕业的学生大都可以考进艺术专业院校,或者进入出版界、工艺美术界,成为书籍装帧、产品设计、美术教育等类艺术专业人才。这是作为艺术教育家的秋草在生命中最为闪亮的环节。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1982年2月,广州部队顾问陈德同志、中共广东省委书记吴南生同志 在广州会见莅汕参加元宵画会的潮籍画家

匈牙利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