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鹅苗
鹅苗
鹅苗
banner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100万羽鹅苗何去何从?宁波这群人手拉手顽强爬
发布者:bbin真人游戏 点击: 发布时间:2020-03-28 03:39

  象山县畜牧兽医总站站长陈淑芳是大家的主心骨,有她在,金建华就不慌:“赔点就赔点,又不是没穷过!”

  他在陈淑芳的帮助下开始养鹅,起初只是为了赚钱,后来认识了“养鹅扶贫联盟”里很多困难户,才发现,更重要的是日子有了奔头之后从心底升腾起的希望。

  这些曾被命运巨浪拍到人生谷底的人,在畜牧站的扶持下重拾希望。又一个风浪打来的时候,希望会支撑着他们再次爬起来,手拉手顽强坚韧地走下去。

  “阿姐”金建华的妻子黄珍益坐在门口,看到陈淑芳眼睛一亮,努力地发出含糊的音。

  他们都是象山石浦镇人,在无锡打工时认识。那时不管他加班多晚,她都会做了菜等着。开门一刹那热腾腾的欢喜让他确定这就是一辈子的幸福如果没有那该死的帕金森症的话。

  黄珍益确诊后两人跑了上海杭州多家医院。咳嗽和干呕导致的呼吸困难让她一度被送进ICU,抢救回来后,金建华决定结婚,哪怕所有人都反对。

  15年来,金建华没睡过一个整觉,夜深人静的时候,有些念头也会冒出来:自己不怕累,可这辈子就这样了吗?

  很多报道说,哪怕一贫如洗,金建华也甘之如饴。陈淑芳和畜牧站的同事看到后找他:“那是胡说,怎么会甘之如饴?”

  陈淑芳觉得,贫穷不是高尚,贫穷和天灾、战争等不幸比起来微不足道,在伟大的爱情面前也可以忽略不计,但它却可以无孔不入地进入生活,用挫败和沮丧把人一点点打败。所以好人更不应该穷。只有好人过好了,才会有更多的人愿意成为好人。

  “日子还得过,总要尽量过好一点,并不是有个病,就什么都没了。”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陈淑芳坐在这个院子里,拉着黄珍益的手说。

  陈淑芳建议金建华养鹅:“你只负责养,畜牧站提供技术支持,资金和销售大家一起想办法。”

  象山是大白鹅的故乡,陈淑芳也在这里长大。1987年,她20岁中专毕业从事畜牧技术工作。那时留在村里养猪养鹅的,不是家徒四壁就是老弱病残,屋后用毛竹搭个棚,和畜禽住一起打发日子。

  陈淑芳一干就是30多年,很多当初最穷的人,在她和同事们的帮助下成为养殖大户,而他们又在一起帮助了更多的人。

  让金建华感触最深的是兵营村的一户:老太太和儿子都是盲人,老伴儿腿不利索,媳妇智力不太正常,只有孙子还伶俐。小小的鹅场里,老头儿坐阵指挥,老太太和儿子摸索着喂食、捡蛋。“一年能赚十来万元!”老太太骄傲地说,“孩子上学不愁了!”

  金建华创业其实比其他困难户更顺利一些,作为“中国好人”,他可以通过信用社免担保贷款,利息也最低。

  在陈淑芳的奔走下,村委会将一块3000多平方米荒地借给他建养鹅场,免租两年。东南大学的教授为他设计鹅场建设方案,养殖大户陈文杰也伸出援手,买种鹅的资金和饲料都由陈文杰公司先垫付,他们还帮忙代孵鹅蛋并销售鹅苗,欠款从销售款里抵扣。

  鹅场2019年元宵节后开工,陈淑芳又带着团队赶往海南选好了种鹅。5000只小鹅像潮水一样哗啦啦地冲进刚建好的鹅场,生活从此变得热闹蓬勃起来。

  金建华把她当成知心大姐。很多烦恼本来没有人可以说,只有陈淑芳懂得。陈淑芳说,很多事没有对错,听从内心的想法就好。

  “我和你一样,都是自找苦吃的人。”她鼓励金建华,“有时是不忍心、放不下,有时是自己在乎,只要心里踏实,就不算错。踏踏实实走下去,哪条路都是对的。”

  象山的苗鹅多数远销海南、广东等地,疫情一来,航班取消了。主要销路一断,大家眼睁睁地看着价格往下跌。

  大年初二,陈淑芳就召集养殖户开会商量对策。小鹅出来是4元一只卖了,还是索性埋了?陈淑芳已经和同事们研究多日,满眼血丝,嗓子也哑了:“我建议还是卖,至少产业链不断。”

  本应孵化30天的鹅苗在28天还未出壳时提前装箱,节省时间和运输成本。而还没孵的,尽量转化为商品蛋供应市场。陈淑芳联系了超市和菜场,还和同事们在畜牧站门口摆摊,并通过朋友圈团购接龙。在大家的努力下,一共卖出去220吨蛋。

  鸭蛋和鹅蛋没有鸡蛋好卖,养鸭户陈建素就联系一些养殖户,商量捐部分蛋煮成茶叶蛋给志愿者。

  “老天压一压,我们就顶一顶。”陈建素说。2012年海葵台风吹倒了她的鸭棚,2万只鸭子一夜殒命。她曾绝望痛哭,说再也不养鸭子了。陈淑芳天没亮就赶到她的鸭场,帮她打扫整理、收拾死鸭。事后又带她去南京考察,借鉴当地的经验,装上了瓦片结构的鸭棚,又买了保险。

  疫情渐渐缓解后,苗鹅的价格又回到了16元一只,金建华相信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再过一个月,新的小鹅出壳后,应该会卖一个更好的价格,然后它们会长大,会下蛋,新的生命又会诞生。人的生活也一样,经历了风霜雨雪、磨难艰辛,又会生根发芽一枝一叶地长出来。

  金建华去年第一年养鹅,赚了30来万,今年一开年,就遇上新冠肺炎疫情。疫情来袭,苗鹅的价格从每羽28元跌到4元,象山100万羽鹅苗何去何从?

  象山县畜牧兽医总站站长陈淑芳是大家的主心骨,有她在,金建华就不慌:“赔点就赔点,又不是没穷过!”

  他在陈淑芳的帮助下开始养鹅,起初只是为了赚钱,后来认识了“养鹅扶贫联盟”里很多困难户,才发现,更重要的是日子有了奔头之后从心底升腾起的希望。

  这些曾被命运巨浪拍到人生谷底的人,在畜牧站的扶持下重拾希望。又一个风浪打来的时候,希望会支撑着他们再次爬起来,手拉手顽强坚韧地走下去。

  “阿姐”金建华的妻子黄珍益坐在门口,看到陈淑芳眼睛一亮,努力地发出含糊的音。

  他们都是象山石浦镇人,在无锡打工时认识。那时不管他加班多晚,她都会做了菜等着。开门一刹那热腾腾的欢喜让他确定这就是一辈子的幸福如果没有那该死的帕金森症的话。

  黄珍益确诊后两人跑了上海杭州多家医院。咳嗽和干呕导致的呼吸困难让她一度被送进ICU,抢救回来后,金建华决定结婚,哪怕所有人都反对。

  15年来,金建华没睡过一个整觉,夜深人静的时候,有些念头也会冒出来:自己不怕累,可这辈子就这样了吗?

  很多报道说,哪怕一贫如洗,金建华也甘之如饴。陈淑芳和畜牧站的同事看到后找他:“那是胡说,怎么会甘之如饴?”

  陈淑芳觉得,贫穷不是高尚,贫穷和天灾、战争等不幸比起来微不足道,在伟大的爱情面前也可以忽略不计,但它却可以无孔不入地进入生活,用挫败和沮丧把人一点点打败。所以好人更不应该穷。只有好人过好了,才会有更多的人愿意成为好人。

  “日子还得过,总要尽量过好一点,并不是有个病,就什么都没了。”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陈淑芳坐在这个院子里,拉着黄珍益的手说。

  陈淑芳建议金建华养鹅:“你只负责养,畜牧站提供技术支持,资金和销售大家一起想办法。”

  象山是大白鹅的故乡,陈淑芳也在这里长大。1987年,她20岁中专毕业从事畜牧技术工作。那时留在村里养猪养鹅的,不是家徒四壁就是老弱病残,屋后用毛竹搭个棚,和畜禽住一起打发日子。

  陈淑芳一干就是30多年,很多当初最穷的人,在她和同事们的帮助下成为养殖大户,而他们又在一起帮助了更多的人。

  让金建华感触最深的是兵营村的一户:老太太和儿子都是盲人,老伴儿腿不利索,媳妇智力不太正常,只有孙子还伶俐。小小的鹅场里,老头儿坐阵指挥,老太太和儿子摸索着喂食、捡蛋。“一年能赚十来万元!”老太太骄傲地说,“孩子上学不愁了!”

  金建华创业其实比其他困难户更顺利一些,作为“中国好人”,他可以通过信用社免担保贷款,利息也最低。

  在陈淑芳的奔走下,村委会将一块3000多平方米荒地借给他建养鹅场,免租两年。东南大学的教授为他设计鹅场建设方案,养殖大户陈文杰也伸出援手,买种鹅的资金和饲料都由陈文杰公司先垫付,他们还帮忙代孵鹅蛋并销售鹅苗,欠款从销售款里抵扣。

  鹅场2019年元宵节后开工,陈淑芳又带着团队赶往海南选好了种鹅。5000只小鹅像潮水一样哗啦啦地冲进刚建好的鹅场,生活从此变得热闹蓬勃起来。

  金建华把她当成知心大姐。很多烦恼本来没有人可以说,只有陈淑芳懂得。陈淑芳说,很多事没有对错,听从内心的想法就好。

  “我和你一样,都是自找苦吃的人。”她鼓励金建华,“有时是不忍心、放不下,有时是自己在乎,只要心里踏实,就不算错。踏踏实实走下去,哪条路都是对的。”

  象山的苗鹅多数远销海南、广东等地,疫情一来,航班取消了。主要销路一断,大家眼睁睁地看着价格往下跌。

  大年初二,陈淑芳就召集养殖户开会商量对策。小鹅出来是4元一只卖了,还是索性埋了?陈淑芳已经和同事们研究多日,满眼血丝,嗓子也哑了:“我建议还是卖,至少产业链不断。”

  本应孵化30天的鹅苗在28天还未出壳时提前装箱,节省时间和运输成本。而还没孵的,尽量转化为商品蛋供应市场。陈淑芳联系了超市和菜场,还和同事们在畜牧站门口摆摊,并通过朋友圈团购接龙。在大家的努力下,一共卖出去220吨蛋。

  鸭蛋和鹅蛋没有鸡蛋好卖,养鸭户陈建素就联系一些养殖户,商量捐部分蛋煮成茶叶蛋给志愿者。

  “老天压一压,我们就顶一顶。”陈建素说。2012年海葵台风吹倒了她的鸭棚,2万只鸭子一夜殒命。她曾绝望痛哭,说再也不养鸭子了。陈淑芳天没亮就赶到她的鸭场,帮她打扫整理、收拾死鸭。事后又带她去南京考察,借鉴当地的经验,装上了瓦片结构的鸭棚,又买了保险。

  疫情渐渐缓解后,苗鹅的价格又回到了16元一只,金建华相信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再过一个月,新的小鹅出壳后,应该会卖一个更好的价格,然后它们会长大,会下蛋,新的生命又会诞生。人的生活也一样,经历了风霜雨雪、磨难艰辛,又会生根发芽一枝一叶地长出来。

bbin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