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鹅苗
鹅苗
鹅苗
banner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我父亲是个养鹅的
发布者:bbin真人游戏 点击: 发布时间:2020-01-20 03:22

  在这楼宇林立,汽笛声声城市中,满眼的霓虹彩亮充斥着奢侈品的秀台浓艳,但是不论是身处哪一座潮流城市,内心却缺少了儿时与父踏着青草,赶着鹅群的那种惬意和洒脱。思念离我千里的父亲和怀念父亲为我亲手做的四季不同的鹅肉宴。

  每到学校休息日,父亲便会安排时间陪我一起去放养家中饲养的几十只大白鹅。父亲说他喜欢看着穿上白裙的我和白鹅奔跑着、欢呼着一起张着翅膀扑向自然,昂首挺胸接受肆无忌惮撒下来的阳光。现在我依旧忘不掉父亲微笑着环抱双臂在青山绿水旁看我追鹅玩耍的情景。而小时候的我体弱多病,瘦的不成样子,难以撬开我的嘴巴灌下汤药,父亲用尽各种方法—发脾气吓唬、拿糖果利诱、甚至拿出钞票贿赂,我却无动于衷。而此后父亲却常常彻夜不眠捧着药书在看,并不时的点头摇头。有一天父亲磨刀霍霍奔向了刚刚被我赶回家的白鹅,我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年不过节,父亲怎么舍得杀鹅啊?我们看着父亲小心的用碗接好了鹅血,珍宝一样的放到碗橱。待到晚饭时分,我发现那盆鹅肉静静的放在饭桌中间,父亲紧挨着我坐下,摸着我的头说:“快吃快吃,先把鹅血吃掉,解毒暖胃。”我吃了一口鹅血,夹杂着淡淡的草香气息,很受用,我又吃掉几块鹅肉,爸爸看着我大快朵颐的样子,自己却只捡了几条鹅肋骨。此后的每个季节里,父亲都会给我做不同的鹅肉或是炖上老鹅汤,而每次我都被肉香所迷,父亲利用了鹅的性平味甘,配置了草药一起炖煮,熬汤,慢慢的调理好了我的身体。而那双为研究药方不眠之夜熬红的眼睛,和那多少为了熬汤炖鹅被烫坏的伤疤,却是烙在我心中最抹不去的记忆。

  如今我只身在外,父亲还要常常叮嘱,身体好了也不要大意,要保养好才是,自己不方便做鹅吃了,就去对青烤鹅买上一只。渐渐的,我习惯了每次自己买上一只还要邮寄回给父母一只,父母总是说我邮寄太麻烦,不要给他们带了,而我邮寄的岂止是一只鹅?小时候父亲为我针对四季所配制的鹅肉做法,每每想起心都会抽动一次,那甘甜去痰的春季冰糖鹅肉羹,夏季去火开胃的陈皮老鹅汤,到秋季的长寿草清蒸鹅,还有冬天里最棒的铁锅里炖大鹅,哪一种不是父爱的诠释?而我能回报父爱的方式只是带上对青烤鹅回到他身边,同享对青烤鹅,对品杯中之物,将属于我和父亲四季鹅宴的回忆装订成册,写进对青,谱曲成章。

bbin真人游戏